地方资讯

教协政治挂帅 如何能代表业界?

香港教育专业职员协会(教协)最近宣布了一项甚为吸睛的调查成果,称"有四成教师有意分开本地教育界",锋芒直指"政治压力日增"。依据统计处的材料,截至2019年共有57291名中小学教师。若按教协的调查推算,则下个学年将会有近23000中小学教师流失,对教育界带来如"核爆"般的震动。然而,本来这四成不盘算再在本地执教鞭的人,实际上只得474名,占教协号称有近十万名会员不足0.5%。究竟这份调查是否如实反应行将面对的教师散失率,抑或如舆论所言只是危言耸听?

以"民调"散布政治恐慌

按2019年4月1日生效的官破、赞助学校教师薪级表,新入职的助理小学学位教师(APSM)及中学的学位教师(GM)均为薪级点第15点(31750元)。跟其余公务员一样,教师会随年资而加薪,小学的APSM及中学的GM顶薪分辨为第29点(61415元)中举33点(73775元),是2020年全港个人入息中位数17000元的3.6及4.3倍。试问这些在调查中流露因政治压力而萌发去意的教师,有多少会真的"坐言起行"为避开政治压力而情愿废弃这份相称不错的收入呢?

在扰攘逾一年的"修例风波"中,局部教师或者担忧本人曾在课堂上发表不恰当舆论及参加未经同意的聚会,当初因这些不顾成果的行动而有机会见临撤消教师注册甚至负上刑责,觉得忧愁并不难懂得。但教协捕风捉影般将这些教师面对的焦急,跟化为乌有的政治压力一概而论,再配合教协会长对教育局不要"政治干涉教育"的责备,在淡化教师波及的失德及守法行动之余,更霎时抢占道德高地,这都是教协在每次进行调查后司空见惯的政治手法。

毕竟教协是否依然如在其网站所言是一个推进教育改造的教育专业集团,抑或始终以来都是精于控制老师心态而牟取教导界选票的政治组织?

跟"泛民"有一致政治态度的教协,近年来各项的公然表态都留下"政治先行、教育在后"的痕迹。无论是2014年非法"占中",抑或是2019年"修例风波",教协都急不迭待支援教师及学生罢课,忘掉了身为先生肩负着维护学生人身保险的本分。现时在疫苗供给富余及检测配套整备的情形下,学校可部署教人员进行按期检测从而恢复半天面授课,教协却高调发出申明对局方诸多刁难,千方百计阻拦学校全面复课,盘剥莘莘学子重过畸形校园生涯的机遇。当舆论以"唯恐天下不乱"来形容这个宣称有十万会员的专业教育团体时,教协理事会及监事会可曾想到这个负面标签对教育工作者的专业形象形成不可补充的损害,教协就此切实难辞其咎。

"政治先行"损教育专业形象

基于疫情反覆不定,这两届的文凭试考生基本不能在正常的环境下上课,学习效力大打折扣。即便在新一个学期有望逐渐恢复面授课,教师还要耗费神血重燃学生的学习念头,并且加紧追上教养进度,还未盘算在新学年因优化四个高中中心科目,教师须要适应新课程及调剂后的课时支配。教协却在此时进行这个无助教师解决当前急务的考察,证实这个以教师为会员的团体已跟大众愈行愈远。

多年度教协都垄断了教育界的功效界别议席,而教师也像"惯性收视"般主动参加教协,无形中助长了教协近年来凡事天经地义的风格。然而,当"坚离地"已被公以为推出任何政策办法的失败主因时,教协仍不知悔改只会难逃被会员鄙弃的恶运。

起源:至公网 作者:王伟杰 香港政协青年联会社会事务委员会副主任